一个穆里尼奥门徒的独白

时间:2019-08-23

  那场比赛结束后英国足球界被震惊到了,穆里尼奥走出替补席沿着边线疯狂庆祝的画面立刻传遍全世界。那是葡萄牙人第一次吸引全世界的注意力,而那一次也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当时我还在读11年级,就学着穆里尼奥的穿着,把脖子下面那个衬衣扣子解开,不打领带,就这样去参加毕业舞会,那时候魔力鸟甚至还没有带队打过任何一场比赛,但英超注定会是他的舞台。 穆里尼奥,一个传奇教练,一个注定会充满争议的人物。很多人都对魔力鸟有着不同的看法,或褒或贬。从初到切尔西时的锋芒毕露到二进宫制造的各种矛盾,魔力鸟永远都是线》杂志特邀记者克里夫-马丁,一个在2004年还只有16岁的少年,一个切尔西球迷,一个忠实的穆氏门徒,写下了一篇关于穆里尼奥的思考,讲述了他眼中的魔力鸟以及他的足球,和他现在的改变。全文翻译如下: 那个把皇马传奇卡西利亚斯放上替补席,朝着切尔西队医伊娃大骂,告诉贝尼特斯妻子让西班牙人减肥的那个人不见了,而是在屏幕上侃侃而谈的超级嘉宾,和善可亲,笑容迷人。 这种思维模式已经在脑海里根深蒂固,哪怕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东西逐渐淡化,可根本性的内容不会轻易改变。 当时穆氏足球就是要让所有球队都不舒服,奉行1-0主义,有着固定的节奏,速度很快,铲球也多。他把那种刻板的军队价值观注入到了球队里,讲究领导力,永远要保持饥饿感、团队合作、还要有阳刚之气。特里在这套体系里如鱼得水,他就像是一只锁定了羚羊的猎豹,随时准备出击,他就是穆里尼奥在更衣室里的巴雷西。 和绝大多数球迷一样,我第一次听说穆里尼奥是在2004年欧冠1/8决赛曼联和波尔图的比赛,英国足球媒体一般都形容欧洲对手是危险的捣碎机或者是孱弱的外国人,但那场比赛的氛围却不太一样。孙兴慜:我打单刀球非常自信 我绝对没有假摔。不少媒体把焦点都集中在波尔图主教练身上,说他是一个傲慢自大且攻击性很强的年轻人。 “输球后你绝对不会想踏进更衣室一步,教练会先骂一遍,然后把任务交给特里继续,那种恨不得把所有人都撕碎的架势,所有人都只想快点出去,出去拿下所有比赛。”米克尔回忆早期蓝军生涯时如此说道。这就是年轻少帅穆里尼奥的执教风格。所以,当穆里尼奥执教曼联时,为啥球队会变成最后那个样子也让人感到奇怪。 红魔曼联,已经是他在欧冠的手下败将,在英超同样无法和大换血的切尔西竞争,2004-05赛季英超首轮蓝军依靠古德约翰逊的进球主场1-0击退红魔,那个赛季结束弗格森的球队联赛只排在第3,落后切尔西多达18分。阿森纳也没能竞争过穆里尼奥的蓝军,最终以15分之差位列亚军。 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肯定是喜欢经常犯规拿牌的中场绞肉机,而不是拿球后观察用短传组织进攻的球员。肯定是乐意看到中后卫每球必争,中场是都有破门得分能力的球员。Tiki-taka?平克-弗洛伊德?妙探寻凶?这些与我何干? 他在老特拉福德那段时间没有带来什么荣誉,不管是他自己,他的切尔西门徒还是俱乐部本身。事实上,带曼联的日子堪称他职业生涯以来最痛苦的一段。以他的名声,最后却只收获了极少的荣誉,球队也失控了。从执教的层面来看穆里尼奥的形象已经大打折扣,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葡萄牙人又达到了自己的最佳。不是在足球场,在录影棚里,每次穆里尼奥出现在BEIN的屏幕上都能点爆收视率。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足球的接受程度也在提高,时至今日我已经能够用平和的眼光去看传控足球,但绝不会喜欢上它,因为Tiki-taka和我的足球理念是相悖的,哪怕我知道自己应该多接受一些新的东西。 其实切尔西并非联赛进球最多的球队,德罗巴在斯坦福桥的第一个赛季也缺乏足够的说服力,凯泽曼并没有发挥多大的作用,而且穆里尼奥打造的球风和美丽相去甚远。但切尔西的韧劲和体能在整个英超都是不可战胜的。他们球风非常硬朗,但又不是英格兰球迷所习惯的那种英式足球。 穆里尼奥在斯坦福桥留下的遗产绝只有非奖杯室的那些荣誉,还有俱乐部基因的塑造。有新的球员和教练加盟大家一看就知道他是不是“切尔西人”,从很多程度上来说,人总得有个信仰不是。 他的足球风格或许有点落伍,他的声名比以往都要低,但穆里尼奥对现代足球的改变一直都在,比如他对四后卫的定义,在很多地方都被人们奉为经典。 当时我只有16岁,第二回合比赛前的某个早上我听着足球广播去上学,有个热线打进来说:“千万不要低估波尔图,他们绝对有实力干翻曼联,”从现在来看大家当然知道他说的没错,但当时大家却不这么认为。 对于作为球迷的我来说很高兴他在那个夏天签下了几位波尔图核心,其中就包括后防中坚卡瓦略。当然,他还要求俱乐部挖来了马赛屠夫德罗巴,以及一个叫罗本的年轻荷兰人。而且还听说他向利物浦求购杰拉德。当然更引人注目的是他开始以“特殊的那一个”自称,像是在平静的水面丢下一颗炸弹。 第一次听说霍芬海姆少帅朱利安-纳格尔斯曼那种反对铲球的风格时,那种感觉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恶心,当面被人吐了一口痰的那种。就好比一个英格兰中部的汽车经销商,开着破旧的车子正在气头上,这时候还被人从窗户里塞进来一张杰里米·科尔宾的传单。所以,没人相信纳格尔斯曼会跟切尔西联系起来。 第一次看到穆里尼奥,看到他在镜头前侃侃奇谈,他和切尔西简直就是天作之合,金钱和雄心在一起造就了一段传奇。那个名字,那个场景,那个舞台,对于这位体育老师出身的教练来说都再合适不过。 这里一直都是一个苏格兰老头的地盘,偶尔会有一个充满书生气的法国人引起大家的注意,但穆里尼奥就像是那个你在机场畅销杂志上看到的那种为手表打软广告的男人,突然一下就出现在你面前。 当时是看France 24电视台,在布列塔尼亚的一个宿营地,他对着镜头一直唠叨,讲述自己的足球理念,采访者是个大胡子,那场景就好像是个广告推销员在向新客户大力推荐他的产品。穆里尼奥一到英国就被拿来和传奇教头布莱恩-克劳夫作对比,而且后者也认可了这种比较。 就像我们后来看到的,穆里尼奥信奉的那一套确实存在不少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他自己。穆里尼奥的年龄并不算大,但现在的魔力鸟已然不是处在最顶端的那面旗帜,他不是退了休之后地位超然的弗格森和达格利什。他还在自己的教练生涯壮年,要么当教练,闲赋在家就偶尔去当当评论员,依旧能在足球界掀起一股股浪潮。 这个巨大的改变始于今年欧冠利物浦史诗般淘汰巴萨的那场比赛,作为解说的穆里尼奥并没有去责怪皮克和布斯克茨的防守不卖力,而是由衷的为克洛普喝彩。 这和他之前对待德国人的态度截然不同,在他们还是对手的时候穆里尼奥就嘲讽克洛普肢体语言过于丰富,说他像演戏的小丑。穆里尼奥绝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承认自己的“落伍”,但那场比赛的评论让人们改变了对他的认知,狂人的言语之间只有快乐和足球本身。 在梦剧场、老特拉福德、弗爵时间球场这么做和亵渎圣地没什么区别,这是对“英超麦加”的极度不尊重,没有曼联球迷受得了这样。不过人们也发现了一个富有魅力,风趣且有点叛逆的足球教练。 穆里尼奥的风格现在往回看,我在16岁的年纪成为切尔西球迷,那时候我为之疯狂的很多事情如今都没了,球队的风格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但那时候的足球,那时候的足球观却深深烙在了我的脑海里,形成了我对足球的基本认知,永不磨灭。哪怕这种足球理念到现在已经成为了少数派,我也是个十足的穆里尼奥信徒,就好像是披头士的粉丝一定要去洞穴俱乐部看心爱乐队的表演一样,那是真粉必须做的朝圣。 这也不禁让我考虑到一些以前从没想过的事情,克洛普骨子里还是受到了穆里尼奥的影响,或许比你想象的还要多,反之亦然。利物浦主帅让英国媒体为之痴迷,在赛后发布会上发誓,把所有责任都扛在自己肩上让球员安心比赛,这简直就是刚来英超时穆里尼奥的翻版。只不过克洛普用的是一种更和气更阳光的表达方式。在很多人印象中,记得更多的是穆里尼奥做错的地方,而不是他做得对的事情。 对于很多切尔西球迷来说,从头到尾都没喜欢过萨里。意大利人的足球理念和穆里尼奥几乎是背道而驰。萨里要求队员们不能有远射,不能随便开大脚,他们只能击败实力比自己弱的对手。萨里在赛后的发布会上一向很直率,就像黑手党会计在法庭上一样。他坚持重用若日尼奥,但意大利人在斯坦福桥完全没有踢出自己的水平,要知道早前这个位置可是马克莱莱啊! 魔力鸟经常表现得像是一个多疑、脾气暴躁、喜欢争论的人,有太多相关的例子了。但穆里尼奥也是一个有魅力的、坦率的革命者,深受那些被他的世界观所同化之人所喜欢。 穆里尼奥手下的球员普遍都很能跑,队长特里就曾经说过:“训练的时候他让三个小伙子当球童,每次皮球出界他们都能第一时间把准备好的球放到界内,然后比赛继续。如果你没传好或者没接好,穆里尼奥会立刻停下训练,开始对着失误的人死吼。”阿森纳球迷对这一套很不感冒,甚至是嗤之以鼻,但这就是硬汉足球所必备的元素,精益求精,讲究平均和自然。 要谈论穆一期切尔西的成功,核心当然是主教练,边线附近的怒吼,朝着第四官员大骂,随时用语言激怒对手,把摆大巴这个词写进足球词典,在杂志封面上告诉读者如何才能成为真正的男人。这些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特殊的那一个。 “所有的这一切都源于一个人,一个名字,尤尔根!”他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用一种信服的语气赞扬这个曾经的对手。当然,过了一会,他也没忘记开启毒舌模式,揶揄利物浦主帅说他“什么冠军都没拿过。” 作为一个穆里尼奥门徒,同时也要看现代足球的球迷来说有时候会比较沮丧,因为你骨子里信仰的那一套东西现在不流行了。在一个战术至上的时代,主教练就应该像牧师那样完美的年代,一个爱默生式的、喜欢表演的,甚至经常骂人的教练只能是非主流。 老实说,我永远都get不到哈维的伟大之处,在我心里兰帕德一直都比杰拉德好。在我的足球观里,暴力要永远都留有一席之地,因为我是一个纯粹的穆里尼奥主义者。 不管从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面来说,那个夏天,15年前的夏天,是我真正意义上的足球人生开端。 他的波尔图以大黑马的姿态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战胜摩纳哥拿到那个赛季的欧冠冠军。穆里尼奥带领一支拥有完美平衡性的球队站上了欧洲之巅,尽管当时的波尔图球员还不太为人所知,可不久后球队骨干的大名就响彻欧洲,而且波尔图也是最后一支黑马冠军,上赛季的阿贾克斯足够惊艳,但却被热刺最后时刻绝杀没能进入决赛。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