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永远年轻的老师请原谅我忘记了你的名字

时间:2019-05-24

  我上中学时,一日在校园里碰到了小学同学。我们拍着对方肩膀,热烈攀谈,突然同学说:你知不知道我对你小学时最深的印象是什么?就是你为什么敢那么嚣张?

  我们的语文老师正是这样一位老师。记忆中的她,是一个刚刚毕业没多久、相貌普通的长发女孩,因为觉得我作文写得好,常有出人意料之处,就非常疼爱我,以至于包容我所有的行为。时至今日,老师讲课的水平我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唯一无法忘记的,就是那温暖的笑容。这种笑容,常常在我自作聪明的时候出现,原谅我的可笑,拥抱我的无知。

  语文课上,我嚣张到了什么地步呢?别人听课都是乖乖坐着的,我偏要作怪,常常站着听课,或者跑到其他人的座位上挤着听课。课上到一半,如果我觉得累了,我就会走出教室到走廊里伸几个懒腰。如果老师讲的课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我会直接走上讲台,把老师的讲义翻开,仔细研究……这些绝对不是吹牛。

  老师的姓名我早已忘记,只依稀记得她姓周。对小孩子来说,全天下的人对他好,围着他转,都是应该的,他并不会有什么感恩之心。上了中学之后,我与这位老师就失去了联系。大学毕业后,有个朋友突然和我说起她的近况,我犹豫再三是否要去看看她,但最后放弃了。

  她也许早就忘了我,正如我忘记她的名字一样。但我还是希望,如果有一天在大街上碰见她,我可以对她说一句,谢谢您,老师,感谢您当年包容了我的一切幼稚,让一个小孩子拥有了学校里的快乐童年。

  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我们的面容对彼此来说已太陌生,擦肩而过的时候心头怕也不会再掀起任何涟漪。

  对我而言,这位老师确实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位——至少,我现在还偶尔靠文字混饭吃,就是因为她启蒙了我对语文,乃至对文学的兴趣。

  不记得在哪里看过,最好的小学老师,应该让孩子们对她有充分的信赖,从而敢于表达自己的想法,自信自爱,无拘无束。

  有一次语文考试,考卷上有这么一道题:请用“火车”造句。我拿着考卷屁颠屁颠地跑上讲台,对老师说,老师,这道题目可不可以这样造句:老师叫我们用“火车”造句。说完得意地看着她。她也没有让我失望,摸着我的头说:猪猪好聪明哦。于是我就心满意足地下去了。换成其他任何老师,纵然不给我脸色,至少也不可能如她一般表扬我。

  小孩子其实是很会看人脸色的。比如,我就想不起在其他老师的课堂上,我曾经这么肆无忌惮过。事实上,我在数学课上就极为循规蹈矩——我们的数学老师身材高大、脾气暴躁,一眼看过去就知道不好欺负。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